赌徒人生

晨菊秋霜

晨菊秋霜
導讀:印象里最鮮明的菊花是黃色的,燦燦的純黃,沒有一點多余的他色

印象里最鮮明的菊花是黃色的,燦燦的純黃,沒有一點多余的他色,而看到菊花最燦爛豐滿的時候,卻總是在寒霜侵襲后的清冷早晨。在清秋的早晨里以最傲然屹立之姿迎接秋霜后必定的秋陽高空。

如果你沒有看過那在寒秋早晨里的菊,不曾遭遇過那在深秋必然應該存在的秋霜,那么,我來描述,你來想象吧:

清晨,你于溫暖的被窩里突然感覺到有絲絲的寒冷攪擾著你的好眠,那侵襲著臉上的寒氣帶著冷涼覆貼于面。

終于,你不堪煩擾,睜開眼憤悶地尋找著擾眠的罪魁,其實不用找,只需順著寒氣的來路,你便能看到你那未閉合的窗臺上,有細碎的冰棱花般的安靜吸附,而秋霜的身影便以凌波般地舞步娉婷裊挪……未完全清醒的神思居然看出那攪擾的禍首居然美麗得不可思議,你必然會在夾帶著濕冷的空氣里因此變得清明起來,然后,新的發現是秋霜已經以欺世的身姿以瞬幻的速度再次擊打到了你的臉上,是不是感覺如一個沒禮貌的登徒之輩凝視美人時,被美人氣怒地刮了一個冰涼的耳光?回過神時,你有的只是訕訕。

起床,干脆推開窗戶,讓那些初識以為的美麗裊娜變成這毫無規矩的莽角,洶涌地直奔開窗內的溫暖。

原來,秋霜雖然是個寒冷的必然,卻無法逃離涌向溫暖的必然,可以肯定明白,即使這沒有生命跡象的冷霜,也只是為了隨后追趕的高陽,自成一種亙古!

靜立于窗,秋涼總是無可避免,可你不一定會想移動自己的腳步,清明的思緒突然再次陷入迷矇,放空的自己似乎突然愛戀起了那被一夜重疊形變成的霜棱來,那美麗如花的潔白,就那般靜靜的與你凝望,有點癡迷有點羞澀有點茫然,兩廂都那么安靜的,都似乎凝視出了點相守的意境來……開窗后失態的秋霜依然前赴后繼地奔暖,涼已經沁骨,隱約剛才的癡守不過是種錯覺。 

歸位的思維催促著自己走入庭院。仿如一夜間,院的右方花圃居然幾乎都被那些清脆的明黃肆意裝扮了個透,其實,那也僅只是三兩株菊,僅是那三兩株菊于一夜間齊整整地悄綻豐滿開來。 

也就是那三兩株明黃的菊花,居然將染著濃厚白霜的花圃變得溫暖而明媚;也就是那三兩株明黃的菊花,居然讓眼睛只容得下那自成一國的傲然氣勢,被忽略的,卻是那不敗的四季之綠,那深濃的綠,在這時連個襯托的角色都沒能實現,被隱于明黃的遙遠的邊界,即使距離都不及溝壑,仍是遙遠! 

不可思議的熱烈,會讓你連這深涼的寒冷都要忘卻,清晨面霜的輕愁在滿眼的燦爛里無聲逸走,這濃烈揮灑的驕傲與不屈,讓你連想欽佩都感覺無聊,那遺世的姿態,并不屑于你的贊美或欽佩,它僅是仰望著秋晨里帶點薄霧的天空,不禁會讓靜靜觀望的人不能自已地仰首…… 

終于,秋陽便攜帶著億萬的慈悲從院落樹枝間均灑下來,請你閉上眼睛吧——變得靈敏的耳朵會聽到那三兩株菊上之花自信朗朗的暢笑開懷;而變得敏銳的觸角便真實地感受到暖陽的撫摸溫柔。

這一刻,深秋的冷寒不再,秋意深濃仍是盎然。

分享到:
赌徒人生 14229877125960290656696216234898124786722592434894270850063475512777496178034379185964915649446693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